圣公会圣三一堂中学校长 转工获前学生鼓励

2020-06-26  阅读 503 次 作者:

圣公会圣三一堂中学校长  转工获前学生鼓励

圣公会圣三一堂中学(下称圣三一)的陈倩君校长,经常笑意盈盈,说话悦耳动听,非常适合她所做的三份工作:记者、医院游戏师和老师。

陈校长是中文大学新闻及传播系学士及英语文学哲学硕士,无论做哪一项工作都胜任有余,最终选择老师作为终身职业,因为她喜欢与年轻人建立长久而深厚的关係:「来到今日,有学生结婚时会请我饮,我很喜欢这种真摰的情谊。」而陈校长从一位读文科却能成为飞机师的学生身上,也学到了不屈不挠及坚持理想,提醒她每日都要努力做好校长工作。

圣三一位于何文田孝民街,邻近爱民邨,三分二学生来自红磡、黄埔及土瓜湾,三分一是爱民邨、何文田邨等附近屋邨的居民,来自其他区域的学生为数极少。学校在1978年由香港圣公会创办,教堂教友当年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採取积沙成塔的方法募捐集资,陈校长笑言与教友饭聚时才得知很多教友都是「股东」:「为了筹集办校资金,教会当年举办过多次募捐活动,有些教友在幼稚园阶段,已从猪仔钱罂掏出零用钱捐助,他们也出过一分力呢!」

学校由教友群策群力兴建,团队精神早已植根学生心内,一直承传,女子手球队的辉煌战绩是最佳证明。「她们是学界劲旅,曾在学界比赛造出六连霸佳绩,目前也是前列强队,队员多次获选为港队青年军,不时要远赴国外比赛及集训。」学生在体育运动表现出色,学校会提供资助及补课安排,符合全人发展的教学理念。

除了手球队,圣三一男子足球队也是传统强队,今年在Divison 2组别夺得冠军。「我们也不只着紧手球及足球队的发展,体育老师不时会推广各式各样的运动项目,例如单车、跳绳甚至滑冰等,务求让学生接触更多不同种类的运动,从而寻找兴趣。所以,本校不论男女学生,都很喜欢上体育堂呢!」

陈校长是中文大学英语文学哲学硕士,英国文学根柢深厚,任职圣三一校长一年多以来, 致力提倡及发展英文,因为她认为英文是跨向世界的桥樑。「英语是世界语言,要接触各国文化,与世界接轨,英语是必须的。」

她坐言起行,引入多项计划训练学生的英语能力,例如每月举办大型嘉年华,每次皆设有不同主题,边玩边学习,让学生感受学英文的乐趣。「这个活动叫做English Monthly Activity,有时会跨学科合作,例如英文加体育,学生要射入一球波,再答一条英文题目来过关。」为了训练学生的沟通技巧及领导才能,今年开始增加校外元素,邀请小学到校参加,学生担当大哥哥大姐姐,负责筹划及领导游戏。

「Good morning everybody, it's English learning time again!」圣三一学生对这句说话耳熟能详,因为这是陈校长在每日早会中,教学生英文的开场白。「我会因应他们的课程,教授相关用语及生字,通常是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例如教他们在咖啡店点餐,搭地铁的用语等。」网上曾经广传一张亲属关係图,陈校长将之翻译成英文,成为另一项有趣教材,从细微着手,将学英文与生活紧扣,学生得以学以致用。

绘本打开文学大门

要学好一种语言,最佳方法是学习他们的文化,曾在圣嘉勒女书院任教英国文学的陈校长,也尝试将之带来圣三一:「虽然这裏是中文中学,学生学习英国文学有一定的难度,但对文学的欣赏及爱好,是可以慢慢培养,而且毋须计较英文程度的,只要找到适当的切入点就可以做到。」

要学生阅读莎士比亚等文学巨着,必会感到吃力,甚至吓怕他们,从此不敢接触,陈校长想到利用多图少字的绘本,作为打开文学大门的钥匙:「今日的年轻人,喜欢图像多于文字,绘本容易上手,易读易明,而且想像空间大,让学生有更多思考机会。」

有一次,陈校长跟修读视艺的中五学生讲故事,她借用意大利儿童绘本《穷画家的红画作》作教材:「故事其实好简单,讲述一位穷画家没钱买颜料,于是周围讨借,但蓝色、黄色、绿色及啡色也不愿意借出,正当穷画家感到徬徨,不知如何画画之际,突然想起身上其实已有红色颜料,于是他轻轻割一下手指,以鲜红色的血液作颜料,画出一幅幅美丽画作,他感到十分开心,并觉得自己原来十分富有。」

学生听完故事后,各有不同感受,有些很明白做画家的苦况,因为修读视艺也要花钱购买工具及材料,有些则感同身受,因为父母也觉得艺术工作没有前途,有些则感受到作为画家的尊严,令他们更加坚持去学习。「英国文学其实是非常有趣的学科,当中教到很多人生道理呢!」陈校长笑着解释。

去年的DSE,圣三一共有10科成绩获得正增值,较为出色的科目包括经济、数学及语文科,超过七成毕业生继续升学。

曾做记者及游戏师

陈校长自言小时候已对老师这行业满怀憧憬,但却没有很强的推动力,令她非做老师不可,于是她中学毕业后,选读了同样感兴趣的新闻及传播系,并曾任职记者,差一点就加入了《信报》:「文化版已经聘请了我做全职记者,但当时正在进修,只想找兼职工作,最后未能加入你们公司呢,哈哈。」

谈起记者这职业,陈校长愈说愈兴奋:「试问世间上,有哪一项工作,是由公司出钱让你见识世界呢?做记者可以接触各行各业有趣的人, 从不同角度观察社会,眼界尽开,我也很享受当时的记者生涯。」

「既然如此,为何选择离开,加入教育界呢?」记者好奇地问。

「做记者的确可以接触很多人,但能够发展持续关係的,其实不多。每次跑新闻做访问,都是有目的向他们搜集资料,当一项工作完成后, 关係难以维持,但教书就不一样了。」教导学生,短则一年,通常都有五至六年,有足够时间与他们建立深厚而长远的关係,即使学生毕业离开学校,仍会保持联络:「我现在仍有和第一年任教的学生联络,他们结婚会请我饮,生小朋友也与我分享,我很喜欢这种真摰的感情。」

她声线甜美,说起话来非常动听,具有很强的感染力,正适合做老师,原来她也曾做过医院游戏师,向患病儿童送上关怀与欢乐。「我由细到大都喜欢小朋友,锺意和他们相处及玩耍,所以考了医院游戏师牌。」

电影中看到医院游戏师与病童游玩,看似简单任务,其实需要坚强的意志及情绪管理才能胜任,陈校长解释:「做护士照顾病人,要抽离及客观地工作,因此面对生离死别也较容易接受,但游戏师需要与病童建立友谊及互信,他们才会愿意交心与你玩耍,但当与他们产生了感情后,却要承受他们离开的事实,那种伤痛及失落,并不容易克服。」

爱与小朋友相处兼建立悠长关係,老师工作结果成为陈校长的最终选择,完成硕士课程后,全身投入教育界,首间任教中学是圣嘉勒女书院,并在那裏遇上事业上的启蒙老师,令她对教书工作满载热诚:「我见副校长已执教鞭超过30年,但依然每日在思考新的教学方法,希望学生学得更有效率,看到他对工作的热爱,我也深深被启发,于是一直努力在教育路走下去。」

老师学生双向关係

陈校长在圣嘉勒教得很开心和很顺利,直至升为副校长,开始参与校外交流,认识到教育工作的另一面:「一直以来,我任教的都是较为精英的班级,曾经推广过艺术教育,并获得不俗成绩,当我将之与别校老师作分享时,他们却认为并非每间学校的学生都容易受教,于是让我反思,是否应离开学校向外闯闯,见识多一点呢?」

结果,陈校长2013年去到圣三一,在新环境工作年多,她认为年轻人都是如出一辙:「精英学生与普通学生,在能力及背景上或许有所不同,但只要付出真心及尊重,他们都是受教,一样是可造之才。」

最后,陈校长分享与学生的一件往事, 说明老师与学生的关係不是单向的,从学生身上,老师一样学到很多:「旧校有一位女同学,好乖好纯,老师指派的功课,她都一一做妥,但我留意到她未够主动,于是跟她说:『要做到100%女孩,就要更加主动。』」

这位修读文科的女同学,原来想成为飞机师,看似遥不可及的梦想,在她的努力下,最后竟然梦想成真,后来女同学得悉校长转校迎接新挑战,就寄了一封信给校长:「信中除了告诉我她达成了梦想之外,还写了98个100%,然后说最后两个100%就是她和我,藉以鼓励我做好新工作,她的奋斗成为我的学习模範,使我更加努力去面对校长的任务呢!」

撰文:郑志珩

摄影:陈纵宇

[email protected]

 

圣公会圣三一堂中学校长  转工获前学生鼓励

圣公会圣三一堂中学校长  转工获前学生鼓励

圣公会圣三一堂中学校长  转工获前学生鼓励

圣公会圣三一堂中学校长  转工获前学生鼓励

圣公会圣三一堂中学校长  转工获前学生鼓励

圣公会圣三一堂中学校长  转工获前学生鼓励

圣公会圣三一堂中学校长  转工获前学生鼓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