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硅谷背包客的独白:再不去感受世界的脉动,就要被世界遗忘了

2020-06-14  阅读 126 次 作者:

这两年来,台湾创业风潮迭起,也掀起了一股往创业圣地──硅谷朝圣的潮流,从政府官员、学校老师、青年创业家乃至于在学的学生,都有许多人乘着这股风潮,到世界脉动的中心巡礼一遭,到Facebook里面的Instagram Room拍照打卡也成了许多人共同的回忆。而我有幸在2013年当完兵的时候,把自己当时平生的积蓄,全部投注到了一趟三个月的背包客硅谷冒险之旅,成为了我这辈子最重要的养分。

一位硅谷背包客的独白:再不去感受世界的脉动,就要被世界遗忘了
Facebook总部斗大的Hacker可以说是硅谷精神的写照。
令人震撼的起点:YC Startup School

我开始接触创业,始自参与资讯种子培训计画,也因为这一年的课程,认识许多台湾早期创业的长辈,渐渐对创业这件事情开始有了比较具体的想像,后来创办台大创业週,渐渐发现世代之间存在一道相当巨大的鸿沟,这种鸿沟并非因阶级造成,而是思维的差异。

在我们父母的年代,台湾刚从战后的环境当中复甦不久,处处是「从无到有」的机会,例如公共建设、基础工业,加上战后婴儿潮的人口红利,在市场扩张前提之下做到公司扩张也相对容易,相较之下,我们是生在一个「从有到无」的时代,拥有多到难以选择的便利超商货架、年薪百万的工作,或海外打工旅游等机会,然而,这些选择带给我们的效用(utility),却没有随时代前进而有大幅度成长。

在没有选择的年代,选择「创造」是普遍的思维,而在选择太多的年代,选择「逃避」却是普遍的现象,由于拥有了太多令人舒服的选项,拥抱风险跟承担失败变成了困难的选择。

2013 年秋天,结束兵役之后,我便不断深思下一步该如何走,方能创造改变历史的契机,于是,硅谷便成了我唯一的选项。

出发之前,一如我考上雄中之前,对于硅谷/雄中是全然的陌生,只能凭靠网路及身边的人脉打探各种消息,也渐渐得知过去硬体时代,在硅谷的台湾人是如何叱咤风云,但我们似乎全然与这段历史断裂,以致于当我获选进入当年的YC Startup School时,我完全不知道我即将踏入的,是当今世界上最顶尖的育成中心。

Y Combinator(YC)是由Viaweb创办人(后来的Yahoo!Store)Paul Graham所创设,而这个名词本身其实是电脑科学的科幻小说里面所描述的一种函数,意涵是可透过Y-combinator这种机制,让程式语言中的lamda function在不具备名字的情况之下可以被重複呼叫(recursion),而从YC最着名的运作模式:不提供办公室、每週一次的聚会及複合式成长10%的要求,或许可与这个名称相互呼应。

在短短一天的活动之中,从Facebok的创办人Mark Zuckerberg,Twitter的创办人Jack Dorsey,乃至于硅谷知名的天使投资人Ron Conway都在这个免费的活动之中齐聚一堂。在一千多名参加者当中,总共只有不到十位来自台湾的参加者,而我是唯一一位从台湾远道而来的参与者,其他都是已在硅谷工作一段时间对创业有兴趣或是正在创业的人。

一位硅谷背包客的独白:再不去感受世界的脉动,就要被世界遗忘了
YC Startup School跟Paul Graham的网站一样都非常简单,但内容扎实无比。

后来我研读了许多Paul Graham的着作及YC所提供的课程与资讯,才发现硅谷之所以成为一个如此独特的地方,在于具备重複性的知识系统与社群力量,可说是整个「硅谷生态系」的根本基础,也是其他地方难以複製硅谷的关键,如同Steve Blank在其A Visitor’s Guide to Silicon Valley一文里所述:"The Valley is about the interactions Not the buildings"

过去十几年来,从Google,Facebook,以及Apple所发展出的许多心法与技术,在台湾较少听到,例如Pretotype、User experience design、流量成长骇客(Growth hacking)、软体工程的Scrum,在学校或产业里也少被提及,而来参与YC startup school的人却可在短短一天之中吸收许多精华,还可以跟现场许多mentor交流,这种机会在台湾可说是非常罕见。

好在,现在我们已可透过Youtube收看每年的YC startup school课程及YC在Standford大学所开设的How to start a starup这门课,而近几年台湾新创与科技媒体也陆续引入许多相关资源,例如ALPHA camp的部落格,专注于使用者经验设计的Conversion Lab等,另外我也相当推荐有心人去阅读Paul Graham的论文,对于创业的核心议题有相当深入的见解,例如How to make wealth一文,对财富与金钱论点都非常值得有志创业者一读,可在募资前对资金与价值的关係建立有较完整的观念。

充满挑战的间奏:500 Startups

在硅谷的第二个月,刚好那时碰到入选500 Startups的奖金猎人团队,为了节省一些生活上的开支,我便加入他们协助在美国的行销与社群经营。

当时我住在南边的森尼韦尔(Sunnyvale)的Hacker House里,为了一起工作跟省钱,每天都骑单程40分钟的脚踏车到500 Startups的办公室,白天除了工作外,办公室也常会有自发性举办的交流、研讨会,由受培训的团队提供实务经验与其他团队交流,也有500 startups或外部的Mentor,会不定期来提供最新资讯。

由于500 Startups鼓励团队使用Dashboard.io的服务传递讯息,每天在平台上流动的讯息量相当大,团队间彼此协助改善使用者经验,也是非常常见的事,每天都觉得有许多事在发生,而控管Email讯息流也变得相当重要,必须将重要信件维持在15封以下,才能避免漏掉重要的事项,而处理完就得立刻Archive起来。

虽然工作节奏紧凑,但其实办公室的气氛很轻鬆,下午常会有人在桌球桌PK,晚上也不时会有啤酒派对,或新产品的体验活动,加上办公室提供免费饮料与点心,虽然是在新创环境里,但规模并不会输给大公司呢!

至于生活,那时真的深感硅谷不是个适合背包客独闯的地方,尤其到了晚上,在加州宽广的马路上,有时候必须要单独穿越快速道路,那种精神上的压力,可是远比体力上的负担要大得多,因为身边的汽车都是以时速60哩以上的速度在呼啸而过,如果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变成飞天脚踏车特技了。

但比起路况,真正困难的挑战还是在面对美国市场时的不知所措,即使曾投稿过学术论文,但对美国市场行销这块其实可说是几乎没有基础,因为我并不了解美国人生长的背景,自然也写不出能够引起共鸣的内容,而这就好比美国人来学中文也很难理解我们使用注音文的梗一样。

后来我才理解,在商业或是生活上的英文好,或许不是托福考多高,而是自己用英文说的笑话对方能否理解或是有共鸣。

一位硅谷背包客的独白:再不去感受世界的脉动,就要被世界遗忘了500 Startups内时常会有的讨论会。

到了十一月底,硅谷的路面夜间已开始结冰,晨间跟夜晚的温度也低到难以再靠着脚踏车通勤,于是我决定结束在奖金猎人的工作,把剩下的钱拿来租两週的车,在最后的一个月深入了解在地社群,及调查与体验各种当地的资源。

这段时间,我除了持续参与在Plug and Play的社群活动,也拜访了许多在硅谷的长辈以及自行创业的优秀年轻人,将他们的经验整理下来,成为我日后行动的策略基础。

影响我最深的是天使投资人邱俊邦先生关于Dealer network的见解:由于过去20多年来,台湾厂商擅长的是B2B生意,对于掌控国外的销售体系,相对并没有足够的跨文化管理能力,而韩国在过去这段时间,从现代汽车开始,建立一整套销售网络的体系,到现在如三星已拥有相当覆盖率的Sales network可作为其他厂商跨境登陆的基础建设,成为韩国新产品在攻佔市场上的一项优势,此为目前台湾的品牌新创要走出国际最大的挑战之一。

也是因着这个概念,今年我再访硅谷便戮力于学习整合当地资源在各地举办活动并尝试融合当地社群与台湾的创业者,除了累积自身经验外,也获得相当多元的情报,例如智利的Startup Chile内部资讯及巴西政府的创业辅助计画等。

同时我也展开大範围游览,开车独闯了附近许多山水名胜以及farmer’s market等,了解当地物产与地理特色,还在朋友的协助下完成了一趟road trip,对于整个加州的概观有了更清楚的认识。

而在去年的年底,结束《挺柯p,多一点》专案后,终于有时间把自己的经验整理成了一份适合台湾人,涵盖食衣住行育乐及创业家特辑的中文版硅谷背包攻略本,期能让跟我一样有心想要去了解世界科技脉动的年轻人能够不用再受资讯鸿沟之苦,也期望能减少一些独自摸索过程所需要承担的花费与风险。

2014.12.23硅谷攻略本from Chung-Hsiang Hsueh后记:未完的任务

今年年初,因去年在台大电机系的一场演讲,得以让我有机会在今年邀请Amazon的前首席科学家Andreas Weigend在Berkeley为台湾的青年创业者讲一场Social Data Revolution,也藉此机会得以走入硅谷的高阶人才圈。

在台湾的新创圈工作一年多以来,深深感受到几个领域的知识断层相当明显,例如可扩展性的技术架构能力、跨境的行销与商务发展能力、使用者经验设计的能力,资料科学的问题洞察能力等,都是新世代产业需要的知识核心,而知识断层的形成,除了教育系统本身的守旧之外,另一个核心命题是知识的来源以及流通性不足,我除了透过自身的力量建立知识架构之外,也期待能有更多的人能够一起走出去感受世界,并且把这些体悟、经验和观察带回来。

此外,今年开始,当初我到硅谷第一天落脚处的主人,Bruce,正式开始施行了硅谷Long Stay计画,让有志探索硅谷的年轻人可以不用担心高额的住宿费用,用三个月的时间深入体验硅谷文化,而我也会持续协助入选者的行前训练。

一位硅谷背包客的独白:再不去感受世界的脉动,就要被世界遗忘了
与Bruce及第一届硅谷Long Stay计画得主丁筱晶学姊在我办的Taiwan Style BBQ party留念。

这两次硅谷行下来,我深深感觉,我们已经错过了好几场历史的盛宴,如果不能放下既有安逸的选择,再不出去感受世界的脉动,我们将会被这个世界遗忘。

上一篇:
下一篇: